当前位置:首页 > 千亿国际娱乐 >> 正文

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世界肝炎日相关宣传工作媒体通气会文字实录

  时 间:2015年7月23日  地 点: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布厅  主持人:各位媒体朋友,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参加国家卫生计生委召开的新闻通气会。大家都知道,再过几天,也就是7月28日是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第五个世界肝炎日,今年肝炎日的主题是“抗击肝炎,预防先行”。为了做好世界肝炎日相关的宣传工作,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专题新闻通气会,邀请到了相关领导及专家和媒体朋友面对面交流。   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出席今天通气会的领导,他们是:国家卫生计生委疾控局副局长雷正龙、疾控局艾防处处长焦振泉。另外,为了解读知识和政策,我们还邀请多位专家出席今天的活动,他们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赵铠,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教授、肝病科副主任王豪,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王华庆、崔富强,中国疾控中心性艾中心副主任刘中夫、研究员王晓春。   下面,先请雷局长向大家介绍相关情况。   国家卫生计生委疾控局副局长 雷正龙:各位媒体朋友,各位专家,大家早上好!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通报一下今年世界肝炎日宣传活动的有关情况。今年的7月28日是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第五个世界肝炎日,今年我们宣传主题是“抗击肝炎,预防先行”。   大家都知道病毒性肝炎是危害我国人民健康重要的传染病,里面包括五个型,大家可能也都知道,其中乙肝的感染率是最高的,危害是最大的。乙肝也是病情比较复杂的,治疗难度也是比较大的。据估算,现在我们有乙肝病毒的携带者大概有9000万,其中有2800万是慢性乙肝病人,这些乙肝病人大部分都是儿童早期感染,对个人的健康、家庭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强调早期预防是最重要的环节,预防乙肝是越早越好。其次的危害就是丙肝,我们国家有760万丙肝的感染者,但是近几年来由于我们现在检测水平,筛查的力度以及报告系统的敏感性增加等原因,我们在报告丙肝病例逐年上升。2014年报告的病例是20万,但是这两年来因为工作常规化,所以这两年来我们发现2012年到2014年丙肝病例数报告趋于平稳的状态。   我们强调“抗击肝炎,预防先行”,我们认为接种甲肝疫苗和乙肝疫苗是最经济有效的预防手段,要控制传染病流行,必须要保证高水平的疫苗的接种率,才能建立牢固的免疫屏障。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建立牢固的免疫屏障可以防止个体的发病,同时能够防止传染病在人群中传播。我们国家从政府到专业部门都非常重视肝炎的防治工作,从02年开始我们国家就把乙肝疫苗纳入免疫规划,免费为适龄儿童接种乙肝疫苗,13年来主动为2亿儿童接种乙肝疫苗。最新统计的接种率,乙肝接种率强调两个指标,一个是乙肝疫苗首针及时接种率,就是出生后首次接种,另外一个是乙肝疫苗全程接种率,第二个措施就是从2010年开始,我们开始启动这个项目,对孕妇进行乙肝血清的筛查,对表面抗原阳性孕妇所生新生儿在接种乙肝疫苗的同时,免费接种免疫球蛋白。第三项公共卫生措施,2009年启动新医改以后,2009年到2011年之间,我们为所有15岁以下的青少年补种了乙肝疫苗,总共补种了6800万。我们认为由于坚持乙肝疫苗预防乙肝这个策略,所以我们国家才有今天乙肝防治取得的成效。   几个数据可以表明我们国家乙肝取得的成效,最新的乙肝血清学调查显示,2014年最新调查成果,全国1-4岁儿童的乙肝表面抗原的流行率降到了0.32%,与06年0.96%相比下降了66%,5-14岁的青少年乙肝表面抗原流行率降到了0.94%,与06年相比下降了61%,我们国家提前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乙肝控制的目标。甲肝也一样,甲肝也是成效非常明显。07年我们国家就把甲肝疫苗纳入了国家免疫规划,也对适龄儿童免费接种,2014年甲肝病例数达到历史最低水平。   第二个方面,我们国家关于肝炎防控还有一个工作很重要,就是监测和综合干预。近年来我们国家的监测工作也得到进一步加强,乙肝监测在全国运行,丙肝监测也在不断完善。还有从2015年开始,我们国家的采血机构都运用新的方法来筛选血源,能够进一步降低通过输血来传播乙肝的风险。对重点人群采取综合干预措施,加强控制医源性传播,强调治疗的问题,及时治疗肝炎的患者是改善病人生活质量的重要手段,实践证明,如果早发现,并按照积极科学规范治疗,大部分的丙肝都是可治愈的,大部分的乙肝是可以控制的,所以我们有时候说肝炎是可防可控的,也是基于这些基本认识。   我们中华医学会也制定了慢性乙肝的防治指南,通过对各级基层医务人员开展培训,提高了肝炎的预防水平。同时随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深化深入,医疗保障水平的不断提高,乙肝患者的医疗负担减轻,提高了治疗的可及性和依从性,治疗效果也是明显提高。但是我们看到我们现在乙肝防控还面临着很多挑战,大家肯定还记得2013年底乙肝疫苗事件,当时导致了公众对乙肝疫苗接种信任度的急剧下滑。当时疫苗接种率曾经降低了30%,最后经过大家的努力,包括在座媒体的支持,那时候媒体正面引导,我们多方面沟通,目前疫苗接种率恢复到以前的高水平的接种率。但是我们觉得这个教训还是非常深刻的,所以我们现在还发现有些地方存在一些免疫的空白点,免疫的薄弱地区。   另外我们国家现在成年人的乙肝慢性感染的人数基数大,成年人多,丙肝也是容易被忽视,甲肝偶尔有些地方暴发,特别是在学校或者在那些卫生条件不是很好的地方,所以我们现在觉得抗击肝炎的工作还是任重道远的,需要大家的广泛参与,我们互相配合,相互支持。我们还是强调做到“抗击肝炎,预防先行”,能够有效控制乙肝,保护我国人民的身体健康。我简单汇报这么多,谢谢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们欢迎媒体朋友跟我们专家进行互动,我们今天请到的专家请到了疫苗研发的赵院士,请到了临床治疗方面的专家王主任,还有我们流行病学的专家,监测的专家,有丙肝的,有乙肝的,希望大家能够通过互动,增加对肝炎防控工作的理解,对我们工作提供支持。   主持人:下面我们进入交流环节,媒体朋友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提出来。   国际广播电台:刚才谈到乙肝患者生活质量问题,现在乙肝患者的状况有没有比以前得到一些改善?比如就业有没有得到改善?  雷正龙:我简单回答一下,这几年来从政府部门也好,从专业部门也好,都有很多相关的规定。比如不能对乙肝患者有歧视,保障他们的权利,乙肝患者的环境比以前好了。现在我们防控的环境,人们对乙肝的认识都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改善。   人民政协报: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提给疾控中心王主任的,有没有调查显示我们国家肝炎耐药率的情况,每年耐药的问题给中国造成多大的损失?要改善这种情况要采取什么措施?第二个问题,最近媒体报道,把抗乙肝药物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现在我们2800万的慢性乙肝患者其中有七八百万患者急需要常年接受规范的治疗,我们到底有没有做这方面的综合的评估?如果这部分患者全部纳入我们规范的抗病治疗的话,到底费用是多少?国家财政能不能承受这样一个成本?目前浙江、安徽在省级基本药物目录里面纳入了,其他的省市都没有入,怎么解决?政府这边有没有什么举措?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教授、肝病科副主任 王豪:我先回答一下我自己知道的情况,刚才媒体记者提到关于耐药率的问题,因为乙肝的治疗药物整个研发也好,上市也好,是有一个过程的。最早上市的拉米夫定包括第二个药物阿德福韦,这两个药物相对耐药率是比较高的。当时只有这两个药物,所以全国病人只能采用这两个药物,如果客观去评价的话,获益大于耐药所带来的弊端,这个是有确切数据的,用过药以后,肝硬化明显减少,肝癌率下降至少50-80%,即便发生了耐药,也比不抗病毒治疗要好得多,所以这一点还是应该强调一下的。   第二点,随着药物研发的进展,现在新一代的高强效的药物逐渐上市了,而且像北京,全国所有的城市都已经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了,药物使用开始逐渐向第二代产品转向,包括第一代药品逐年在下降,而且是快速下降,用这些药的人在逐渐减少了,尤其新开展治疗的病人主要用的就是低耐药的,高效果的这种药物,包括恩替卡韦,包括 替诺福韦(TDF),现在开始往这上面转移了,耐药的问题经过前几年的高潮,是在明显的下降过程中,未来不会带来更为严重的影响,它是逐年减少的。美国的肝病学会和欧洲的肝病学会推荐的一线药物TDF和恩替卡韦这两个药物我们都有了(这也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乙肝治疗首选药),而且越来越多的病人开始在治疗过程中采用这两个药物,耐药问题再过两年会得到比较有效的控制。刚才问到耐药率会给中国的患者造成多大的经济损失,这个我不太好估计。但是我只能说根据以前的数据来看,即便发生耐药,也比不抗病毒治疗好得多,对于那些特别贫困的地区,实在吃不起很好很贵药物的病人,我倒觉得用一些比较老的第一代的这种抗病毒药物也比仅仅用一些保肝药好得多。当然价格也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也是希望政府部门尽快和药厂展开比较有效的谈判,把药价降下来,这是最能给病人带来实惠的。药大家都知道好的药一定是贵的药,如果能把药价降下来,大家都去用好药,耐药的问题就解决了,同时有效率也会得到明显的提高,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谢谢!   中央电视台:关于索非布韦的问题,以前我们关注过这个事,前不久我们采访过一个患者,这个药如果吃索非布韦,美国每疗程60万,但如果从网上购买印度仿制药价格每疗程仅6000元,差距非常大,为什么我们中国不能做这个仿制药?关于丙肝最新的治疗药物怎么解决?因为病人都是通过自己的圈子去买,还是有一定风险的,还有他自行购买服用的问题。   王豪:这个问题我只能介绍一个背景,有些朋友不太熟悉,索非布韦是最新研发出来的一个治丙肝的药物,刚才雷局长讲了,丙肝大多数病人是可以治愈的,我们国家主要使用的就是标准治疗方法即干扰素加利巴韦林,这是目前的标准治疗方法。难治的是I型,治愈率在80-90%,丙肝是可以治愈的。但是因为干扰素副作用很大,美国包括欧洲最近这几年研发出来一种口服的小分子的化合物,口服非常方便,疗效也非常好,大有取代干扰素这种趋势。现在美国已经上市的药物有一种叫做哈弗尼,就是两个小分子化合物合在一起,丙肝治愈率在95%以上。刚才这位朋友说到索非布韦,只靠这一个成分治疗丙肝的成效还是有限的,它应该和其他药物联合起来一起用。刚才说的60万指的是3个月的疗效,指的是复方制剂,不是指这一个药,但即便是买这一个药也是非常贵的。   雷正龙:刚才你说测算的问题,有关机构正在做,测算完了这个数据能不能负担,这里面很复杂。王教授说的,如果能谈判下来价格是一个数,如果没有谈判下来又是一个数,我了解的情况是在进行中,但是具体测出多少,能不能承担,现在都没有一个定数。 提问:有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可能性吗?下次调整有没有可能?有些地方已经有了。   雷正龙:城镇医疗这块各地方是不平衡的,医保目录三年一个周期,经过很多专家来评审,决定这个东西。有没有可能?我也无法回答你。比如20个专家的决定,我没法回答你这个专家决定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工作我们在推进,包括刚才王教授说的,我们在谈判机制问题,药价问题,都在进行一些可行性研究。   疾控局艾防处处长 焦振泉:作为索非布韦这个药品,要和其他的药物合并在一起来进行使用,实际它已经出现了一种新的药物,这些药品在不同国家的价格是有很大的区别,刚才你也提到了包括美国,包括欧洲价格可能都是在八九万或者五六万美元,在发展中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在九百到一千,印度它的价格可能更低。作为我们来讲,我们很希望这种药品能够尽快的进入到中国,为我们的丙肝患者能够提供一个更好的药物。而且我也相信,包括我们价格机制,包括部门协调,企业能够发挥自己的社会责任,能够真正把这个药品的价格降下来,造福我们国家在内所有的丙肝患者,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雷正龙:以前我们乙肝那么多,经过疫苗接种措施,我们现在1-4岁降到0.32%,今天跟媒体分享,这是我们国家最大最重要的工作成果,我们今后控制乙肝的策略重点放在预防接种上。只要我们能再坚持几十年,我们国家的乙肝感染率还会更低。经过若干年时间,我们成年人慢性乙肝肯定会下降。药物这块是有效的治疗,及时治疗。   科技日报:我看这个材料写到2006年我国乙肝血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有没有最新的数据?   雷正龙:最新数据0.32%,刚才说了,1-4岁。   雷正龙:我们专家有什么想交流的也可以说一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 赵铠:我介绍一下情况,一个就是媒体讲了我们的乙肝疫苗是1984年开始弄的,那时候还是试用,我们血源疫苗上市是1986年,但是后来基因工程疫苗开发出来了,这个血源疫苗就淘汰了,是2001年停止使用的,1998年就停止生产了,所以现有的乙肝疫苗有这几种,一种是基因工程疫苗,大概有2家企业生产,还有一种是用汉逊酵母生产的乙肝疫苗,还有一种是哺乳动物细胞生产的疫苗,最后一两年还有一家开发了酵母的重组疫苗,还没有用于新生儿,是用于儿童、青少年,因为他母婴传播没有经过临床研究。我们预防乙肝,我们国家主要是母婴传播,我们怎么来阻断这个母婴传播?比如孕妇乙肝表面抗原是阳性,小孩子容易感染,什么时候他不感染,接种疫苗叫母婴疫苗阻断,最早做科研挑选对象我们说双阳性,乙肝表面抗原是阳性,乙肝e抗原也是阳性,所以在做的时候大概是这样的,有这么一个结果,最早酵母疫苗是用5微克,她双阳性母婴传播的阻断率是87%。后来改成10微克,提高疫苗的量,10微克这个酵母阻断母婴双阳性的传播率是92%,后来现在都普遍采用了妈妈是阳性的,三种疫苗同时加上接种免疫球蛋白,这样阻断的效果可以到95-97%,我指的双阳性,单阳性基本上都可以阻断。现在为什么新生儿1-5岁携带率降低?主要是新生儿及时接种疫苗。假设妈妈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的,再加上乙肝的免疫球蛋白,新生儿他是不容易感染的,所以我们现在用乙肝疫苗来阻断传播我们叫联合免疫,两种疫苗,疫苗和免疫球蛋白,妈妈是双阳性的,孩子也可以不受感染。   最近我看到报道,佑安医院妈妈乙肝病毒载量是高的,孕期的时候给她服药,使得病毒量带低了之后新生儿联合免疫,结果几乎是100%得到保护。刚才讲的,我们现在的方法可以阻断97%,估计2-3%是孕妇的病毒载量高,所谓高,我们叫大于10的8次方,这种可能不容易阻断,佑安医院一个张华教授做的,现在已经有了报告,将来可能会推广。   王豪:母婴乙肝阻断传播的策略就是赵院士讲的,普通孕妇没有乙肝感染的这种人,单纯的乙肝疫苗就足够了。刚才雷局长讲了,如果这个孕妇是一个乙肝感染者,是一个阳性的,光用疫苗去给她阻断是阻断不了的,阻断率不够满意,还是有一些孩子出生以后会感染,感染的原因就是因为孕妇体内病毒太多了,有些是出生的时候造成了新生儿感染,有些是宫内就已经被感染了。第二种策略,对于这种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的孕妇,除了疫苗,要打一针免疫球蛋白,这是第二种策略,接近97%,还剩下这一点怎么办?我们说一个也不能放过,现在一种更新的策略,有没有把病毒降下来来减少传播?现在有效果非常强的抗乙肝病毒的这些药物,但是这些药物还没有完全证明它们对孕妇对孩子是100%安全的。国家也好或者药厂也好,都没有在说明书里面写到孕妇是可以非常安全应用的,但是他里面确实有两个药物是B类药物,B类药物至少动物实验里面没有数据证明是有不良影响的对胎儿,但是对人体的数据可能还不够完善,可以适用这种。刚才讲的佑安医院是一个科研项目,可以进一步减少传播,但是这种方法只是科研,现在还没有批准所有的孕妇都可以这么用,说明书里面没有这么写。我作为临床医生我从来不敢给病人这么推荐的,否则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但是这种科研已经呈现出一种非常好的苗头,也是希望将来药厂组织一些相关的比较大型的临床观察实验,进一步证实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如果得到证实,把这个使用方法写进说明书里面,孕妇就可以大范围的去应用,真正最后彻底阻断母婴传播,光靠疫苗和免疫球蛋白对宫内感染还是无能为力的,无论是出生的时候打疫苗也好,打免疫球蛋白也好,对他帮助不是很大。   中央电视台:雷局,咱们乙肝疫苗质量监控这块做的怎么样?在咱们计划免疫当中有一些疫苗就是因为现在流动人口增加,还有一些比较边远的地区某些疫苗是有空白地区和空白人群的,我想了解一下乙肝疫苗的接种率,全国的整体情况是不是比较均衡?另外乙肝疫苗这种不良反应的报告整体的情况是怎样?   雷正龙:我们有一个疫苗监测系统,和药监局是共享的,质量监控在药监局。   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 王华庆:关于接种率的问题,现在接种率在95%以上,及时接种率是在90%以上,关于薄弱的情况,它的全面接种率也好,及时接种率也好,还是非常高的。第二关于安全性的问题,在2013年底2014年初疫苗事件的时候,刚才雷局长讲到2002年纳入免疫接种,为2亿儿童接种疫苗,我们在2009年对重点人群也接种了6800万,这都是国家组织的。从我们2005年到现在整个疫苗监测不良反应来看,它的异常情况发生包括信号都没有发现,主要的一些反应还是个体的因素,出现了共性的一些反应。但是像比较严重的过敏休克率发生是比较低的,在百万分之一以下,不管从全球监测的结果来看还是我们国家监测的结果来看,乙肝疫苗的安全性在所有疫苗当中是最好的,所以这个安全性是没有问题的。   雷正龙:我们国家药监局疫苗监管体系NRA两次通过国际组织认证,这是最高的认证。   王华庆:疫苗质量控制有几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研发的环节,有一系列的要求,第二个是生产环节,我们监测是最后一个环节,从目前我们的监测来看,上市后大量应用的情况来看,没有看到疫苗质量的问题。 赵铠:免疫规划用的疫苗实施批批检验,不是说生产厂家按照药典的要求鉴定合格就可以上市,必须是国家的检定院,药品生物制品检定院他们要经过全面的检定,合格以后才能用,所以他不单是生产企业检定就可以了,要国家检定院检定合格。我们现在用于免疫规划的疫苗都是要实施批批检验,质量上是有保证的。   焦振泉:我说说关于预防母婴传播的情况,我们国家在预防母婴传播这块不仅仅是在乙肝,艾滋、梅毒、乙肝都在预防,尽最大可能来减少新生儿感染艾滋、梅毒和乙肝,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举措。 南方都市报:能不能介绍一下戊肝疫苗的最新进展?   雷正龙:我们了解到2012年就有这个戊肝疫苗了。   主持人:我们今天现场交流就结束了。如果大家还有其他相关的问题,可以跟我们联系,也可以直接采访专家。今天的新闻通气会就到这里,感谢各位记者,也感谢各位领导和各位专家的到来。谢谢!

博评网